对着旧时王孙痴情话痨的crimson
 
 

冰与火之歌(卷三)随手记#2

接上,按人物线索理的笔记——Davos Seaworth, Jon Snow, Barristan Selmy, House Mormont, Jaime Lannister

【戴佛斯&阿囧】

要从整个故事里选择最正直的人,我推荐的答案肯定是戴佛斯和阿囧,所以把两个人放在一起说了,况且这俩人和史坦尼斯还都有点渊源(←总是忍不住嫉妒史坦尼斯的福气

(再添一个名额的话会选巴利斯坦·赛尔弥,但这里想把他单拿出来说)

先说戴佛斯·席渥斯(Davos·Seaworth),从第二卷起作为POV角色出场,展开了史坦尼斯一脉的剧情,一开始我觉着他是个有点乏味的好人,读了两卷之后,发现他是个……有血有肉的大好人,完全没法让我生出一点点负面情感的角色,每次读书读到他的POV都是兴冲冲的。


我对史坦尼斯的心结始于蓝礼的死,而戴佛斯基本也是,所以我特能理解他的心情。

史坦尼斯否认了弑亲的举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同戴佛斯的关系,但风息堡代理城主科奈塔·庞洛斯的死乃是戴佛斯亲眼所见,即使史坦尼斯后来做出了解释,戴佛斯也没再追问,但从第三卷的POV可以感到戴佛斯对此并没有释怀

——我几乎可以肯定戴佛斯是对史坦尼斯最忠诚的臣属(说深爱都不为过),戴佛斯可以不在意高官厚禄,不在意他人的耻笑,可以为成全史坦尼斯的正义之名献出指骨,献出生命,乃至献出儿子的生命,但唯独不能献出自己的良心。

黑水河一役,史坦尼斯因为之前惹怒了高庭(的百花)败北,在那之后读戴佛斯眼中所见,耳中所闻,心中所想无不让人触动。


第三卷最喜欢的细节是戴佛斯对Edric Storm的保护——梅丽珊卓屡屡进言要拿Edric(劳勃的私生子)祭神,史坦尼斯一拖再拖,可早晚也会同意,戴佛斯最直接的做法是在大家谈论到“那个孩子”的时候,强硬的重复着他的名字

——要杀一个无名无姓的人需要的只是拿起屠刀的决心,而杀一个有名有姓有血有肉朝夕可见的人则需要斩断太多情丝了。

这是很微末的努力,可是成功的拖延了时间。

再之后戴佛斯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竟然策划了在暗中送Edric逃离龙石岛的计划,当时把我感动得不行,之后可害怕史坦尼斯一怒之下把戴佛斯杀了,好在史坦尼斯对戴佛斯也是真爱……


我记着小时候看《射雕英雄传》,裘千仞(还是瑛姑?记不清了)责问洪七公,“难道你一生就没杀过人么?”,七公的答案很经典,“我杀过很多人,但我保证一生中从没杀过一个好人。”

估计很多人都觉着这是句空话,但偏偏让我觉着十分有气魄。

戴佛斯在我心里大概就是这样吧,企图杀过人,也真杀过人,打过仗,走过私,但不肯杀害任何一个无辜的生命,也不会对任何无辜生命的陨落视而不见。

~~~~~~~

然后说阿囧,说起来,阿囧能活着撑完第三卷也要好好感谢正直善良的戴佛斯·大公无私·国王之手·天下第一忠臣·席渥斯。

琼恩,和提利昂一样,是深受大家欢迎的男主人公,种种好处大家读书看剧的时候都看在眼里,其实不需赘述的,但还是忍不住给阿囧表个白。

最要紧的是我大阿囧一颗真心坦坦荡荡,清风明月为证,不要说肆意陷害他人,就连痛恨埋怨他人的念头也从没动过,一生忠于守夜人军团,忠于自己的家族,忠于自己的爱人,绝不滥杀无辜。

个人感觉,剧中塑造的角色通常更容易赢得观众的喜爱——因为看剧的时候大多数人只能看举动,听台词,观察表情,但是始终无法探知角色的心理,由此,人性中一闪而过的邪恶与不善将永远不会暴露于灯火阳光之下。

但读书不一样,虚荣与自私在POV视角里被赤裸裸的呈现,不假丝毫的掩饰,这时候,读者会发现自己更难喜欢上某一个角色。

最好的例子莫过于珊莎,读书的时候很反感珊莎,因为她的愚蠢和自私实在是无处隐藏,只消稍稍念起她对嫁入皇族的迫切渴望,和她因此一闪而过的对家族的怨怼,她不堪一击的自尊和一贯以貌取人的习惯就令我在读到她的POV的时候有着摆脱不掉的阴影。可剧中的珊莎则是完全不同的形象,你看不进她的内心,只看她那么娇弱又那么坚强,实在是没法不去呵护心疼这样一个小姑娘。

阿囧历经三卷POV,始终叫人挑不出一点的过错,他大概还是不喜欢甚至厌恶着自己私生子的身份,但也从未将责任推到任何人身上。他一步步成长,渐渐变得绝对光明磊落,绝对聪明又绝对的体察他人,他的不光彩不是因为木秀于林就是因为天生倒霉,说他有一颗金子般的心绝不是夸张,何况他还有个足够好用的脑子。


所以看到阿囧在背上了“私生子”和“叛徒”的双重骂名之后还能被选举为总司令真是感动得要迎风流泪惹,尤其是在他腿部中箭逃回影子塔报信和带伤指挥的时候,真看得人满腔热血,同时又好担心阿囧会出事——读这本书难得会有种【坚持当好人的男孩子运气不会太差】的赶脚(喂)

其实整本书每个角色都有些无法解开的心结吧,一个让他或她异常执着的人或事,比如凯特琳的心系于子女,奥柏伦的心系于复仇,龙妈的心系于复位,提利昂我说不太准,但一直觉着他对于泰莎的执念不是一般的深……

结果一到阿囧,他就要心系天下,要想着长城,想着朋友,想着亲人,想着爱人…………能者多劳,忧国忧民,简而言之——真×血脉!!(明明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了还要打×真是的)

以及:

史坦尼斯提出要让阿囧继承临冬城的时候,圣阿囧也动摇了,但还是极其非人的抵挡住了诱惑,有个想记下的小细节是阿囧的回忆里,罗柏对他作为亲兄弟的排斥,罗柏应该是正统思想不经意间的流露,但还是伤害到了阿囧敏感的心。

*我觉着这事儿大概可以和【罗柏打算立“遗诏”让阿囧继位】的事儿两清了……

又及:

Samwell绝对是阿囧最好的基友,谁也不能比!!


【巴利斯坦·赛尔弥 & 莫尔蒙家族】

冰火之前有个传闻是说要拍电影,如果是真的也绝对支持,不过希望选材是正文开始前的故事

——那是我最期待的英雄时代!

我觉着我是有个【厚古薄今】情绪的人,这不是啥好习惯,但我还是一直都这样。

在第一卷开始之前的故事是什么样的?

有暴君,相应的有人揭竿而起

有最经典的英雄美人的传说

有职责与情谊的坚守

有扭转局势百世流芳的战役

——说到点上了:

有武力值其高的战神!

有正值盛年的卓戈卡奥,雷加,劳勃,奈德,还可以再加一个年轻气盛的詹姆。

当然不能忘却的,还有英勇无敌的巴利斯坦·赛尔弥。


第二卷巴利斯坦被小乔放逐,被认为是小乔做得第二件蠢到无以复加该被打耳光的事儿。

而老巴利斯坦身上因英勇与正直而产生的圣光却因为年华的衰老而更加灿烂,让人移不开目光的照耀着朝堂。

众人纷纷猜测他的去向,希望他能投入自己麾下,答案在第三卷揭晓。


也是因为第三卷,我觉着巴利斯坦不只是传统意义上的宁折不弯的勇士,甚至是有些诡诈的,但阴影无法掩盖夺人的光芒,在救龙母的时候白胡子老头的矫健程度简直吓人一个跟头。

我当时就感慨——轮单挑,大家现在都怕詹姆和百花(魔山就是BUG!唉算了不提了),但要是巴利斯坦能年轻十几岁。,就是分分钟送詹姆和小花去见诸神的存在

*Anyway,巴利斯坦现在的战斗力都能吓得众人一哆嗦——反正詹姆现在只有一只手,小花则因为他的小太阳被人谋杀而无心恋战,说不定再单挑,巴利斯坦还是会教俩做人……

*下文记詹姆相关的笔记的时候会提到白典,里面关于巴利斯坦·赛尔弥的记述基本是再度反映了巴利斯坦无比光辉的形象,硬朗优雅,荣誉满满

说到巴利斯坦,不能不说乔拉·莫尔蒙,那顺便也带一下莫尔蒙家族。

第三卷开始,不同线上的角色开始产生交集,其中,莫尔蒙家族的串联作用十分重要。

熊老一边展开了守夜人;大熊展开的是龙母这条线;梅姬·莫尔蒙在罗柏这条线——可以说长城,七大王国和境外三条最核心的线都是被莫尔蒙家族串起来的,而且三个人在各自营中的作用都不小。

表个白,超爱熊老,第二卷预感到熊老要死的时候急得心焦啊。

大熊这边,之前真的很服莫尔蒙家族,但巴利斯坦一出场就把乔拉秒了,我就跑去抱巴利斯坦的大腿了(怂……


【詹姆】

如果说红毒蛇的魅力在于用最短的出场时间成为了最受读者喜爱的配角的话,那詹姆的魅力无疑是成功的让读者对他的情感天翻地覆,心甘情愿的自己打脸。

这点上我好像比较反常——他扔布兰下楼的时候我也觉着很残忍,但没啥太多的负面情感,因为他就是本能的保护了自己和瑟曦而已;等到后来他成了POV角色,可以更直接的接触到他的心理之后,即便深感于此人的魅力,也没因此而产生特别的喜爱。

不过毫无疑问,Jaime是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极为复杂的角色(上篇对Oberyn表白的时候有提过,感觉对Jaime的评价必须使用大量的复合长句,且用词非常准确才能完成,仅仅抽取一个方面分析都要耗费很多精力去斟酌)

这里也只记几个很喜欢的情节,有机会细写的话可能会试着做点分析%>_<%

——詹姆和布蕾妮(基本是官配了?),从詹姆在赫伦堡的时候返回去救美,到回到君临之后为布蕾妮无罪的担保。反正是说不出的喜欢

——詹姆和泰温顶嘴,放弃凯岩城的继承权,十分意气用事但热血满满

——詹姆弹压御林铁卫诸人

非常非常精彩的情节,语言动作和心理的刻画都异常出色,令人拍案叫绝的水平!第三卷如果没有那两场婚礼一场比武审判的话,这场会面将会是最出彩的情节。个人眼中,詹姆人格魅力的峰值之一(第二卷和凯特琳夫人的谈话是另一个峰值,通常被提及的【砍手】情节于我而言,是吃惊大于着迷)

——詹姆成为侍卫队长之后书写“白典”(白骑士之书),上个情节是个人魅力的集中体现,这个情节则是个人情感的集中爆发。

虽然是十分可观的记述过程,但刻画的是詹姆内心对白袍所系责任的态度,对自己所作所为的反思,对自己的半生经历的苦涩回顾,是我在第三卷乃至整套书截至第三卷,读到的最悲凉的心境。

我读过对于詹姆的评述不多(←我的问题),所以对于大家对这个角色所持的观点没什么概念,但我认为对詹姆的评述核心最好可以从白袍出发,而不是迁移到瑟曦和布蕾妮身上。

截至我阅读到的第三卷,詹姆对白袍的执着与感情已经逐渐有了超越对瑟曦爱慕的趋势,而且在提到白袍的时候,詹姆整个人都不再虚浮于表面,而是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他对白袍圣洁有着超越旁人的渴望,尊重,维系与传承,白袍在他而言是对自己最高的肯定与证明(这点洛拉斯大概有所体悟,但洛拉斯对白袍的感情更多是起于蓝礼,这样来看远不及詹姆纯粹),而自己有污点的过去和残缺的当下令詹姆倍感耻辱——詹姆对自己足够自信,而且绝无悔意,所以作为他个人他不觉得耻辱,但若将这些与白袍这样圣洁的精神寄托相比,无疑是一种玷污,而他痛恨白袍被玷污,尤其是当这些污垢来源于自己的时候,他对自己的【问心无愧】和对白袍的【绝对守护】产生了矛盾,在这种冲突下,他几乎是宁可痛恨自己。


*关于詹姆和瑟曦:之前说过姐弟之间的感情,我最喜欢的是奥柏伦和他姐姐的感情,詹姆和瑟曦其实……不仅逾越了姐弟之分,也达不到恋人之间的那种情感连接。詹姆对瑟曦倒是一往情深,但瑟曦对詹姆吧……………………就那样(以后有机会想写写瑟曦,瑟曦没有詹姆这么复杂,但是个特别特别有趣的女性角色,塑造的过程既传统又反传统,很有记述价值)= =所以我始终不看好他们俩这种命运作弄出来的海誓山盟╮(╯_╰)╭


~~~~~~~~

洛拉斯的部分和奥柏伦一样,应该会牵扯到很多私人感情,打算单放到下部分写


03 Jan 2015
 
评论(8)
 
热度(12)
  1. 好好做人忆王孙 转载了此文字
    好多人物说到电子上了,分析真是深得我心
© 忆王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