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旧时王孙痴情话痨的crimson
 
 

一天的时间我大概又回复到了对甜心的【超级自信】【无比支持】【相信明天会更好】的状态,看来中午的时候寂寞失败疗法还是有用的。


晚上看人说起死牛之后的事,突然又有点牢骚


——以前觉得所谓骄傲,就是清高而光荣的执着,对狼狈与平庸不屑一顾,但后来发现终究太过理想化。为着你的骄傲,更多的时候,不管在别人和自己看来多么狼狈平庸,总得给自己一个台阶下。骄傲的人如果不够勇敢,不敢为自己的骄傲做出妥协,那么他要么是虚荣,要么是白日做梦。


而甜心这么多年的起起伏伏早就说明他其实是个骄傲却绝不虚荣的人,或许他又几分清高,执着于他的单反,绝无商量的余地,但更多的时候,他是个会做出妥协的人,这也是我觉得甜心有别于桑神的地方


既然他法网连续在决赛败北,那他变豁得出面子,拉的出上旋,我不喜欢他这样,观众也认为这样简直是对他美丽网球的玷污,后来也证明效果不佳,可他当时还是这么做了,狼狈的做了。

我不喜欢在他法网夺冠之后提起这件事,但我觉得,火枪手杯,作为上帝赐给他的礼物,奖励的绝不只是连续三年银盘的痛苦,还有08,09的诸多磨难和他面对这些时默默的妥协与屈就。


同理可推今年换拍面的事儿,是,我不喜欢他换拍面,我希望他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和他的小拍面单反共存亡,可是我接受得很快,因为我知道他打破坚持已久的习有多难,如此屈就,如此被诸人多般揣测唏嘘,我都还是相信他做出了最好的决定,不管结果如何,为了前行,他会选择狼狈的尝试。


还有一件埋在心底可每次想起来就会觉得很温暖的事儿,就是2012WC的涅槃。


比起2008,2010~2012说是颜面扫地实在不算过分。除了2010FO的时候我多少还有点放下四强记录的轻松感,10WC, 11WC,12FO足够人给他无数的惋惜和同情,可多数时候,那些不关痛痒的怜悯和只会感慨他青春不再的伤感在我心中,绝对算不得宽慰。


可是你见到他清高的拂袖而去,为着一时的得失下不来台退掉别的比赛了么?他不会,他在一片哀歌中带着得体的微笑出场,再败,再尴尬,再参加比赛,再败,再尴尬……


顶着一次次的狼狈和唱衰,他重新傲立于温布尔顿之巅的时候,我绝没心思去同情对手,不管对手背后站着几个国家的希望,不管对手输了多少次,不管对手哭得多伤心说得多煽情,都不会有所动摇

——因为这是他应得的!不只是实至名归,更是一次次狼狈牺牲妥协屈就换来的。

你和他这种唯我独尊君临天下的时候,只记得他是怎么孤傲执着与骄傲美丽?错了,他非圣贤,何况圣贤只读圣贤书不懂放下清高的心也难有所作为,而他更只能选择低开高走,只能独自的狼狈,然后当众怒放。


所以今年他生日的时候我才讲,他是个能从容荣辱的人,再多的光荣无非化于一张扑克脸,再痛的失利也可以收束于一抹笑。


我能理解很多人对于他不愿屈就的骄傲的向往,因为我也如此,我们都把他无限理想化,当做一个清高的剑客,为一次屈辱的失败便隐居江湖,为自己卓越的剑法而不容丝毫的改变,为了不与浊物为伍便宁可缺席英雄会。


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文化,我们的理想,让我们把他想得太过清高孤傲,可这些年看下来,我慢慢看到了他更真实的一面

——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一个足够宽容,充满正能量,面面俱到,执着于理想,而有时却又为了理想狼狈不堪,不如人们所愿的不断妥协改变着的费德勒。


如我当时所言,他会从容不迫带着微笑的开始辛辛那提,今日我也会说只要有机会,他不在意之前的失败看起来有多么令人狼狈,他会尽一切可能走在前行的路上。


他的路很长很孤独,但他绝非一个不肯屈就的人,所以他的路走得很久很光明。


也许他退役的时候并不是带着最后一个大满贯荣归故里,但这样的他,却令我倍加珍惜。



如果你爱他,如果你选择继续爱他,那么尊重他慎重的选择,陪着他一次次狼狈,不畏惧于他的屈就,然后,享受你们一起一路走来的所有荣光。




-------------------------------------------------------

又说跑题了= =

本来一两句话的事儿越说越打不住

话唠真是没救啊……


说起来Lofter大概不是给我这个话唠当长微博使的,但用的意外顺手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03 Sep 2013
 
评论
 
热度(2)
© 忆王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