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旧时王孙痴情话痨的crimson
 
 

一直想给高张单剪个MV,但始终没找到合适的BGM,偶然听到《缺席》的歌词——这简直是给高张量身定做的啊,这回不管磨多久一定要剪!出!来!

我对高张这颗心还是忠的~~


歌词↓

从一眼开始解冻
甘愿 将最后雪色拱送
有幸借你灿烂 于夏夜收拢清风
来延续你身后三分春意浓

有来信百般默诵
痼疾 饮下良药亦作痛
饶是才名放纵 也只得三句空洞
自当将赘语吞吐缝入腹中

剜去未曾被揭过滚滚两遭千疮百孔
你我隔着暗火借行文触摸相逢
笔锋都不稳重 末尾颤抖划下轰动

忐忑这安稳岁月欠奉


赤口白舌且装聋
俗论 任由它有恃无恐
我自写我情衷
你谑言誉为情种
诸戏罢嗤众人不解得平庸

剜去未曾被揭过滚滚两遭千疮百孔
你我隔着暗火借行文触摸相逢
笔锋都不稳重 末尾颤抖划下轰动
忐忑这安稳岁月欠奉

拈出晚秋酒熟赴一场缺席已久的梦
醒来题句如神仍不肯启齿汹涌
待心血煎熬过 成就此生默许先后
每寸灰安放同一枯冢


*本来想剪完再来推歌,但剪着剪着发现既想走歌词又想走时间线难度太大,剪出的成品十有八九会糟践了这么好的歌,所以单推下这首歌,顺手写点高张相关的解词

**用的是HITA的版本,原曲是吴雨霏的《吴哥窟》,最早的改编是江眉妩填词的吾恩版本,但可能是因为我个人先听了HITA的,有点先入为主,觉得HITA的气息调得更顺,也更喜欢她“浓”韵的咬字发音,所以推荐和剪视频用的都是HITA这一版


试着解下↓(其实歌词带入感已经很强很强了,我是多此一举,请慎读!慎读!慎读!不要轻易往下拉)


我听的时候,歌词的前半部分(两段主歌一段副歌)带入的是拱拱视角,后半部分(一段主歌两段副歌高潮)是太岳的视角


故事开始的时候,是拱拱已经被驱逐回到新郑老家,王大臣之案风波平息,一人独坐,回忆起关于太岳的种种:

还在嘉靖年间时,胸怀大志又眼高于顶的拱拱结识了小太岳,于翰林院国子监相识相交,定匡扶天下为志,以相业相期,那样的过往即使蒙上了时光的尘埃,再经回味仍觉清风拂面(参见我的树洞4关于1566第29集被删掉的高张互相开玩笑的笔记,当时就说这样的坦诚和亲切简直美如幻境,似清风拂面,最后被删实在太惋惜)。


后裕裕登基,已经入阁的老高曾对徐老师拟遗诏一事大为光火,但最终也没有去为难越级参与此事的老张。隆庆年间,拱拱既有施手腕打击政敌(被攻击为心胸狭窄,不能容人)的数次记录,也有两次被迫下野,把这两方面综合起来看,拱拱确实对太岳有不同于对他人的容忍和(一定程度上的)退让。


可以说,出于种种原因,此后万历十年里太岳的“三分春意浓”除了太岳自己的谋划,和诸人的信任,还有一点,在拱拱眼里,是来自他心情复杂、主动被动的拱送。


(这里多言再解释一下上面一段话:因为这段主歌是拱拱视角,所以也联系了拱拱在《病榻遗言》里的描述:

在老高自己的认知里,自他复起后已然观察到太岳心性的转变,对老张为人处世的方式方法很不满,尤其在内阁只剩他俩之后,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暗潮汹涌——老高发觉太岳暗交戚帅,私相授受(误);和大伴儿阴结,甚至借此控制了皇帝和群臣之间旨意的往来。两个人的关系已经无声无息的破裂,感情再不复初。但心知肚明的拱拱,出于各种不可描述的原因,一直没有主动对太岳发难。

按照拱拱的描述,之后太岳借冯保和裕裕的口责问惩处朝臣,唆使言路弹劾自己,失败后来求情,赌咒发誓后依然背信弃义最终把自己赶回家,这一系列的行动里,除了“荆人”的无情欺骗、手段毒辣之外,也有自己认清了形势但为了裕裕健康计,坚(顾)守(念)不(旧)辩(情)的退让和明知失败仍不愿意用不光彩手段的放弃,而这些即使现在想来也不后悔。

这种说法有其值得推敲质疑的部分,也很明显有很多玄老自己的感情臆断在里面,比如把自己塑造成一尘不染白莲花,但从史实看是我比较偏信的一种解释。何况这里完全是拱拱自己的回忆,认为自己有拱送和成全也makes sense。何况这里没有开始喷太岳,已是很温柔的表达方式了,大概拱拱现在心很累………………)


第二段主歌是我的真爱,觉得写的就是我拱,寥寥几笔我已认定故事的主人公非我拱莫属。

彼时拱拱的病已成痼疾,药石无用,距他离世也没有多少年的光景了。太岳偶然的来信(“只于梦中相见”is coming)被他拿来诵读,不知是何心情。

所谓“饶是才名放纵,只得三句空洞”,依稀可见拱拱当年的意气风发,可这样的气魄才华,却也蹉跎成今日提及太岳便满腔愤慨却又下笔无言的苦痛。

这些情感,这些亲历的真相,一度被缝入腹中,带进棺木。直到病榻发行,才又闹到满城风雨(不过那时候两个人也都长眠地下了,哪怕此后掀起滔天的风波他们也无从感知了)

***插:这一段提到的“空洞”“缝入腹中”也可以作拱拱的回信解,毕竟带入《病榻》的话,拱拱既没把对太岳的评价放在心中永不公布,写出来的文字也实在不算空洞,以其浑厚质朴有力的文风衡量,不仅不算空洞,书中的荆人甚至可称得上活色生香了(大雾大雾大雾!)实在有趣可爱,此处可有【风姿独特】盖章。


接下来是我喜爱的疯狂捅刀的副歌部分:

“剜去未曾被揭过滚滚两遭千疮百孔”——这句我想挑出一句词眼,然而不能,因为从动词到量词到形容词都特别的传神。想象一下“剜”“揭”“两遭”“滚滚”“千疮百孔”这样的用词,好像每个字都是一把匕首,触碰时候立刻传来刀尖上热血的滚烫,用回忆温柔地双手去拥抱,拥抱里全是伤口,每寸都凹凸不平。比千疮百孔更惊心的是它们的主人,有着制造伤口的决绝,隐藏创伤的深沉,和剜去伤疤的勇气。

不知道写词的人想到了谁,想来是两个惊心动魄的人物,强硬而执拗,始终不愿与人分享热血与深情。


老高和老张在我心里一直是画风特别酷炫的两个人,每次出现都气场全开,在强硬方面不分伯仲,只是一个强硬在外,一个强硬在心里。


结合这两人互相插刀的历程(当然拱拱主要是被插刀的,而且失血过多狗带了),这首歌真是非他俩莫属啊哎呀哎呀

歌词写到这里,按时间看拱拱可能已经去世了,太岳得知他去世的消息,重新翻起曾经读过的书写过的信(也可能是高家人送来的遗物,然而我估计拱拱并不想留给太岳什么遗物╮(╯_╰)╭)从文字间回忆起两人曾经互引为知己的相处,自然也读到了其中的不忍,怨恨和叹息,诸端情绪。

他可能有悔意,也可能真的没有,但拱拱生命中光彩辉煌过后数年的落魄颠簸和种种不安稳,他实在不能不为此负责。


此后正式转到太岳视角。有评价说玄老过世后张相秉政愈发操切,推测可能是受到了故人长辞的某种刺激(政客生涯的不能善终?时间的短暂?一定要完成志向的执念?)


时间上看,太岳夺情后归葬同拱拱谢世的时间相近,此后弹章不断,虽然大多被皇帝弃置不理,太岳也有足够的手腕可以保住自己的权势地位,但非议他道德为人、用人理念和推行新政的人越来越躁动,其中正人君子和势利小人皆有,重压下都还在暗流涌动的阶段,似是在等待某一日的泄洪。


对于这些,上面也提到了,太岳显出了强力偏执和不恤人言。所谓“情衷”“情种”到高张身上,应是推广到更宽广的世间。如果是衷情于某一人某个权位某种名声,那大可不必闹到这样的局面。会走上这样孤独的一条路,是因为衷情的乃是社稷苍生。其执着决绝,目的纯正,已是到了不能去计较手段的程度。


↑这当然是(我个人瞎胡解释的)老张的意念,(后面还是我瞎胡解释的)这些他已懒得和天下人解释,因为他没有时间,也不相信众人会理解他,而言语的解释又多半会被视作矫饰,不如省下时间推行新政+打击“奸邪小人”


后面又是掏心挖肺的副歌,但最后安稳欠奉的成了太岳,太岳去世后不久风云突变,当年的不稳重埋下了了身后的灾难轰动


最后一段高潮,还是太岳视角,大概是生前的最后时光里,还没重病回府办公,某日望着岑寂空荡的内阁值房,想起什么似的,于是推开公文捧来一杯酒。

想来,因为他的遮天权势,他对太多人来说都是扭转命运的重要,但这太多人对他来说可能都只留了浅浅一个影子,而改变他命运的一直只有少少那几个人。

那一刻,对他倾心呵护恩重如山的徐老师,依靠他而成就卓著功勋的小戚将军,倚重他将他拥上首辅之位的冯公公、慈圣皇太后和皇帝,每个人都活着,冷静的在一旁看着他成就这一生的功名是非。但最能刻骨明白理解这些付出和牺牲的人,已经长眠于地下。此刻对着一个空空的席位,音容犹在,却生死相隔,还是举杯遥寄相思吧。


词中有“心血煎熬”,虽然在隆万二朝言“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为时尚早,但二人对于朱明王朝的扶持矫正,已是全力以赴,可谓不计毁誉,死而后已(对拱拱至少是去位而后已)

后面接上“成就此生默许先后”,可加上徐老师,徐高张三个人,生前恩怨纠葛,死后仍难以分割,修明史的时候又被列入同一卷,变相“精神合葬”(???)才不管拱拱愿不愿意

至于最后那一句的枯冢,让我们一起唱起熟悉的《好了歌》“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关于“默许先后”,“同一枯冢”我想再补一句。看论文的时候节选拱拱奏疏里的论政,种种规划条分缕析,有逻辑有实践性,但最窝心的其实是这些设想和太岳实际的改革有着这样那样的相似相通,看得人竟无语凝噎。

太岳和拱拱作为好友和同僚共事多年,执政思想相互交融继承,虽有先后,却难分彼此。二人所历种种——曾经相知,后又相诋——既是局势人情的无奈,更是人主观意念的促成,最后人去言在,语气尖刻严厉,又模糊隐晦,道是无情却有情,可又似有还无。倒是这些执政思想,这些切切实实任人褒贬的事功成了最不可磨灭的记录。

两个人身后都颇凄凉,老高家贫无嗣,太岳生前虽子息众多又拥广厦美眷,但他离世后曾经的一切都移作沧桑烟云,二人在万历一朝很长的时间里都没能平反,随后的平反也摆脱不了权势的利用,当世能坦诚公平的肯定二人功绩的人不多,但潘男神沈老师郭老师这样的存在,某种意义上算是让两个灵魂得以重逢了吧。


~~~~~~~~~~~~~~~~~~~~~~~~

啊总算写完了!!

我要好好解释一下,以上完全是我根据歌词不负责任、充满主观臆断的思维发散!!

完全是我自作多情,说了半天只是为了感动我自己!!

跟高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他们俩不可能是我写的这个样!!

他们没有我这样的少女心💔


行了,自作多情一厢情愿的瞎扯写完了,我得赶紧吃瓜去了。

长夏将尽,抓紧吃瓜!


tag恐惧症患者终于可以悄悄补个太岳和拱拱的大名tag,这感觉玩lofter的生涯完满了,没有遗憾了!


04 Sep 2016
 
评论(10)
 
热度(33)
  1. 一个摆脱了高级趣味的人忆王孙 转载了此音乐
    已经有两个我相当喜欢的cp有用这首做bgm的mv了。敢为时代先者的相承啊!洪流爱恨来一千遍都动人。(
© 忆王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