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旧时王孙痴情话痨的crimson
 
 

哈哈哈哈说好的高张《缺席》总算让我剪出来啦!我一直是个说话算话的迷妹。

首先恭喜大明复播!去年入坑的时候万万没想到大明还可以重回荧幕,希望这次收视会好些。更希望的是有人可以在看了1566之后能掉高张的坑。

最后一点……基本不太可能。1566的大家都太可爱了,我觉得掉高张坑需要特别奇怪的脑回路。但还是希望有更多的人喜欢小太岳和拱拱。

这算是我入坑一年来的一个纪念,也借这支mv祝这一年来认识的盆友们元宵、情人节快乐。在这么个团圆的日子里,高张的刀猝不及防的就捅了过来……


视频信息在B站简介放不下了,所以在这里补个完整版(具体解词见去年的那篇lof):

冤冤相报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高阁老的三件宝:扇子,砚台,张阁老。

我对高张这颗心,还是忠的。


背景乐:《缺席》

填词:江眉妩

演唱:HITA

《缺席》原唱:吾恩/ 温崇正

该曲改编自吴雨霏《吴哥窟》

原作词者:林若宁

作曲:陈珀

编曲:陈珀


素材来源:

主:《大明王朝1566》

其他素材来源

《柳如是》

《河西走廊》

《临安寻梦》

《中国文房四宝》

《园林》

《卧薪尝胆》

新版《红楼梦》

《琅琊榜》

《大明劫》

《龙珠传奇》

《雪花秘扇》

《僧侠探案》

《秦时明月》


作者个人的一些自吐槽,关于使用的几个意象的出处:

【砚台】

见同人《罗生门》,强行给砚台加戏,但每次的砚台都长得不一样💔 

【扇子】

扇子是《大明王朝1566》里拱拱老师的重要道具,好多人在弹幕里吐槽拱拱的本体是扇子hhh 最后高潮那句“缺席已久的梦”里有一个镜头是一个穿着青色衣衫的人放开一把跌破的扇子(取自新版《红楼梦》)就当那个人是太岳吧。扇子、晴雯、拱拱在我脑海里有着莫名的千丝万缕的联系。我像喜欢晴雯一样喜欢着高阁老。(高阁老:?????)

【书信、书稿】

指老高和老张之间来往的书信以及老高所作的《病榻遗言》

我是个强迫症,既想走时间线又想走歌词,第二段歌词已经讲完了老张去世后的悲剧,所以最后一段副歌基本是一个似是而非的不确定的存在,就当所有人都是游魂飘荡在紫禁城周围吧。其中太岳回顾自己一生结识的重要的人(没地方放太后皇帝冯保三人组了,sad),太岳看《病榻》唏嘘万分的镜头也是不确定存在的。不知道他生前是不是真的看过《病榻》


【时间线、其它意象】

关于整支MV的时间顺序,一种非常牵强的解释是:

第一段:拱拱视角,时间点在王大臣之案后,全程是惨痛回忆+孤独衰老的现状

间奏:拱拱最后的回忆→拱拱去世→太岳得知消息

第二段:太岳视角,秉政过程中——和王用汲先生的争论,大权独揽;重视边情,改革税制,清算田亩,中后期受到清流的参劾。虽然这些在他生前都被弹压下来,但他本人今时今日终于感受到了无人理解的孤独,并预感到日后的凄凉。

(**插花:

此处,拱拱和太岳当年在看到那些骂自己的奏本的时候发自内心的呐喊:难道我还不如严嵩吗??

群臣:【冷漠】)

副歌从太岳的角度再次回忆了当年和拱拱的决裂,想起了拱拱对自己背叛的失望,也想到了很早之前在国子监相识的时光,想到了修《永乐大典》的日子

然后太岳也去世了。

抚摸着官服,眼泪落到药碗里,白幡飘过。不久,风云突变,很快有人借弹劾冯保把火烧到张家。失势的张家顿时面临抄家审问的恐怖局面,敬修被严刑逼供后为证清白自杀。

注意!!

潘男神要出场了!!

抄家的结果远低于预期还闹出了人命,曾受高张提拔重用的我明治水能臣潘季驯站出来替张家求情,后被落职为民。(然鹅潘男神的结局比周云逸先生要好很多,因为专业能力太强后来复起了……)

副歌高潮:上面解释过了,是太岳回忆了这一生中重要的人,洒下的一杯酒是祭奠拱拱;

双手相握的镜头理解成小戚将军或是拱拱都阔以(非常正经、不同人地说:我是认真的觉得小戚将军和大伴徐老师类似,都在高张关系的破裂里起着重要的作用,看《病榻》拱拱有很明确的点明过,这也是《病榻》遭受后世质疑的重要原因之一)

放开跌破扇子的镜头属于我拱。

最后,徐高张三任能力出众但又不断受到非议(尤其是后面两位)的明相都化作枯骨,任后世评说了。


MV开头和结尾都是一个身着白衣,手执一把扇子的落魄男人。

最后一个镜头有一只小白龟爬过哟。

宝玉对黛玉说,“……变个小白龟,等明儿你做了一品大学士,病老归西的时候,我往你坟上替你驮一辈子的碑去。”

……

……

……

莫名被ooc的宝玉:篡改我发言,你就是一匹铁狼!(←抱歉,我不该看太多的lyingman狼人杀╮(╯_╰)╭)



又可以打高张的tag了哈哈哈哈,开心。



2.13补一句:

去年读《浮生六记》印象最深的有两处,一是三白芸娘(这点后来还和朋友讨论过,觉得刘巨巨写1566的芸娘应该多多少少受过浮生六记的影响,芸娘可能是刘巨巨的理想型。不过沈三白和沈一石并不太像)夫妇曾刻有一对“生生世世为夫妻”的章;二是夫妻两人结伴同游,不胜快意,作者甚至为此感慨芸娘不曾生为男儿身,因为若是那样便能同自己访遍名山大川,有知己同游,该是人生最快慰的事了。

第一个故事很出名,第二个故事大概只有我触动很深。

可能是因为平日里性别的束缚的方式是相反的,这一变让人有机会从另一个角度去看问题。就拿高张来说吧,之前开玩笑(你又在开玩笑啦???)说老高的夫人姓张,老张要是有个美若天仙的妹妹嫁给老高也不错啊。但延着这个玩笑继续说,老张的妹妹再美丽聪慧终究也不是老张啊,最终让高张成为知己的是他们的志向见识,是他们共处同游的经历,(按朱东润先生的意思,这是更高层次的精神共鸣啊,是相知而后倾慕啊)这是谁也无法替代的。沈复一个天性自然不慕仕途的人会感慨妻子受困于身份不能与自己一同游历,让人稍有些庆幸高张生在同世,同在翰林院在国子监,能有在香山相期以相业的机会。

**插花:去年的一个收获是在寒冷的冬夜里听《好梦如旧》,《好梦如旧》是为我1566量身定做的【掩面哭泣】。每一句都可以对应1566的一段纠葛嘛。让我觉得和高张十分般配的是一句“从不在意消磨却恐惧被埋没”。另外有一句“你不先去怎知我相随在后”也令人想要惨笑哑然,但这句很有普适性,比如对应二贞也无比合适,只有消磨埋没这句对高张来说是独一无二的。

也许还有个缘故,当得以和妻子做一对平凡夫妻日日相对(虽然最后还是种种磨难生离死别)的三白都会有这样的遗憾,更印证了那句“不在此位,亦有彼位”。这是我作为一个“相爱相杀”爱好者经常自我安慰的一句话,出自俺最喜欢的一位作者一篇架空的同人(我又忍不住说这里面主角一定是有以太岳作原型的,虽然我眼中还是太岳更可爱……),用以告诫人不要试图假设另一种情况能让二人的关系得以改观修复美满无缺。

回到高张,是会有很多虐啊惋惜啊,但也只是这样了。今时今日的处境,即使痛苦纠结,未必是不好的,改了,也许并不比现在更好。现在看来,两个人都能或长或短的施展他们的抱负,得以在在历史长河中闪出微弱的光亮,让后世的人如我能有机会去了解这样的存在,这就已经是很难得很需要机遇的事了。然后再得知这两个人还曾有过一段这么风姿独特的交往故事,就更是……妙不可言啊。

这么一想就舒服多了,就更符合节日气氛了~~


12 Feb 2017
 
评论(16)
 
热度(61)
© 忆王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