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旧时王孙痴情话痨的crimson
 
 

甜心传记随手记

其实是一边在复习,一边在看书,而且一直有冰与火之歌吊着,没时间专注读死牛的传记,就这么一点点慢慢看吧。

Chris Bowers的2013版《FEDERER》,死牛传记更新到第五部the greatest


虽然我十分热衷于读死牛小时候的各种囧事,但其实没看过太多报道和采访,所以Seppli Kacovski这个名字是我第一次接触到——一个甜心小时候的击球教练。

总得来说,天才毕竟还是比较少见的,所以大部分阅人无数的教练大概都没意识到自己正在教的孩子将来会走向世界之巅,乃至攀上历史的高峰。所以多数人都会坦诚自己在甜心小时候完全没发现他伟大的天赋,这是人之常情,也是书中讲小时候的甜心的主流态度——尽量以平常心去回忆球王的童年。

而 Kacovski是唯一一个声称在甜心小时候就知道他将成就非凡的人。


书里介绍他的部分并不太多,大致是讲他是捷克斯洛伐克人,来瑞士巴塞尔教网球(书里推测死牛的一些好胜心与求胜欲和瑞士人的天性并不太相符,一部分是他麻麻遗传给他的,另一部分是这个东欧教练带来的),后来发现了甜心(Carter不算是巴塞尔常驻的教练,是被邀请来做青少年辅导的,基本上不会经常陪着甜心一个人= =),后来甜心出名了,他也还一直在巴塞尔的old boys教击球,然后在他快到65岁退休期的时候突然失踪了,家人也找不到他,后来发现他自己一个人会捷克了,再也没回来(他妻子还留在瑞士生活)

——一种世外高人的感觉……

老头说他老早就看出来死牛绝对是有天赋的了(当然在死牛没完没了的唠叨话唠的时候他还是毫不心慈手软的把他踢回家了==),一是因为死牛手眼配合好,学东西很快(老头是教甜心击球的,其他教练和裁判也说过死牛长得比别人瘦小,但总是一群人里成绩最好又最年轻的),另外是因为甜心对网球的热爱

——虽然也非常的【输!不!起!】一输球就又哭又闹,非说别人这儿打得不好那儿也不好的耍赖皮,但有一点,别人输得很惨的时候会一边骂一边说【I' m giving up, I 'm not playing tennis anymore】,但甜心骂归骂吵归吵,却从来不会说他要退赛,他再也不打网球了。

——即使他曾经输过0-6,0-6

——他也没那么干。

——然后终于有一天他可以打别人一个6-0,6-0

老头子说他能看出甜心将来会成功,也是有理有据且慧眼独具的,嗯。



怎么说呢?

也许甜心的成功是因为积累了太多的努力和天赋,但是有天赋又肯努力的人也有那么多,却只有他走到了今天。

也许他的成功是有着幸运之神无数次的眷顾,但幸运之神何以偏偏挑中他来屡屡显灵呢。

努力实体化了天赋,然后幸运又回馈了努力。但除此之外,一颗敢于面对羞辱和失败的心,和一腔对网球的爱也很要紧吧。


嗯,这就是《FEDERER》第一部第二节的#随手记#


(附赠一张 @边缘者 文里的甜心和费小熊http://imglf0.ph.126.net/A-4BQHSjwMvseLNrAHuH1A==/6597305062144998130.jpg 这张甜心可真好看啊,看了一下午都没看够)

01 Dec 2013
 
评论
 
热度(2)
© 忆王孙 | Powered by LOFTER